抱着请教别人的态度聆听

发表时间:2012-01-13 11:33作者:注册香港公司 来源:本站原创

 

人类有要学习的本能,但喜欢指点别人的意识也非常强烈。对必须的事物非常想学,对不需要的事物不感兴趣,这就是人类。其实,决定想学和不想学的并不是大脑,而是这个人的心。脑子里虽然想着一定要学,可是他的心最终还是不能坚持到底。大家千万不要学这样的人。请大家将“决定想学和不想学的并不是大脑,而是这个人的心。”这句话铭记在心。这也是成为听力高手的一个诀窍。

当你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看医生,但经过一番检查后,医生说一切正常,大家有过这样的经验吗?自己的身体不适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到,就像只有本人才能感觉到痛,既然本人说痛那就是痛了。这叫做主观描述症状。虽然有主观描述症状,但如果没有发现任何客观的异常症状,医生就会说“没发现任何异常”。“没发现任何异常”这句话并不是说真的没有异常,而是在检查范围内没有发现异常。所以以前甚至发生过这样的事,有个病人为诊察健康情况,短期住院,检查后说“没发现任何异常”,但几天后却死亡了。造成这种情况也许是由于这是一种医疗史上就没被发现过的疾病,或者造成疾病的部位不在检查范围内,或者医生疏乎了异常症状之类的各种各样的原因。

一般情况下,有主观描述症状,却没发现异常,都会被认为是心因性疾病。也就是说不是身体上的疾病,而是心理上的疾病。在医生看来,这也许和心情或者心理作用有关,但病人却认为这和真正的身体上的疾病没有差别。临床心理学家是研究“心”的专家,所以他们认为心灵感受到的症状是真的症状。如果那个人心里觉得奇怪,那就是真的奇怪。

请医生看病的人通常都对医生的专业性深信不疑,所以即使自己觉得不太对劲,只要医生说没有异常,他们就认为真的没有异常了。因为没有异常,所以就不会治疗,最多针对你的主观描述症状对症下药罢了。但是,也有人不相信没有异常,而要到各个医院都去检查一遍。

和这种情况相反,除非本人说没有异常,否则临床心理学家绝对不能说没有异常。当然也不能说是“心理作用”或是“多虑了”。因为是这方面的专家,所以他们懂得“一个人的心只有他自己才知道”,临床心理学家也会使用心理测试,来检查病人的内心到底病到什么程度。但是,并不是说根据不同的情况采用不同的疗法。因为治疗心理疾病的方法只有心灵的慰藉这一种。我认为,心理测试只是让医生能有明确的思想准备。如果通过测试发现心理疾病非常严重,或者心灵曾经受到过伤害,那么医生就要慎重对待了。

“以病人为中心”心理疗法的创始者,美国的CR罗杰斯主张在心理治疗时不需要诊断和检查。他还提出了即使人们都想客观的去评价一个人,其实却是很难做到;评价一个人时通常会被一些先入为主的印象所影响,因此就无法去帮助别人,更会破坏和当事人的平等关系,而一旦破坏了平等关系,就无法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心理治疗等理论。

为什么罗杰斯会提出这样的理论呢?因为迄今为止的心理治疗所采用的方法,都是以医学模型为中心的。医学模型就是自然科学模型。当然就会试图寻找出因果关系。自然科学是以探求“为什么”为目的的学问。而与此相对,临床心理学是一门以探求“怎么样”为目的的学问。人类的心灵和精神世界无限深奥,即使你想探求“为什么”,不管你怎么探求,心中这个“为什么”怎么也不会消失。

“你们为什么会结婚呢?”对于这个问题,无论你怎样去寻找答案,都无法解答。因为这不是“为什么”的问题,而应该是“怎么样”的问题。回答了“为什么”,接下来又会出现一个“为什么”。比如,如果对于刚才的问题回答说:“因为我们相爱了。”接下来又会产生“为什么相爱了呢?”的问题。这样一来就可以永无止境地问下去。而到最后,如果回答:“我们在朋友的婚礼上认识的。”这就不是回答“为什么”,而是回答“怎么样”了。

比起喜欢指点别人来说,请教别人的态度更重要。因为“一个人的内心只有他自己才了解。”

我们假设有这样一位病人来这里治疗。他整天担心,害怕“每个人都想杀我,周围的人都在对我说去死吧,去死吧。”以致于筋疲力尽,无法入睡,如果他到神经科去看病,医生会耐心地听他讲,然后也许医生会诊断为精神分裂症,安排他住院再辅用药物治疗。这当然没有错,但精神分裂症里的妄想也有好几种,为什么在这么多的妄想中会产生被害妄想,而且是被别人杀害的被害妄想呢?这就无从知晓了。

而另一方面,如果他一开始就找心理学家的话,情况又会有什么不同呢?我想,大多数的心理学家在耐心地听他讲了之后,会推荐他去找神经科的医生或医院。这是正确的处理方式。但是大家一定会不明白了,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去找神经科的医生,而找心理咨询家呢?首先还是刚才那个问题,为什么在这么多种妄想中他会产生被别人杀害的被害妄想呢?因为得妄想症的人自己不会意识到这是妄想,而且此时他们已经完全分不清主观和客观了。因为心理学家始终牢记“一个人的内心只有他自己才了解。”所以他们知道要以请教的态度和病人谈话。

方法有很多种,例如,

心理学家轻轻地边敲桌子边问:“那些叫你去死吧,去死吧的声音是不是和这个差不多?”也许大部分的病人都会回答:“不是这样的声音,确实是大家都在说话的声音。”接着心理学家又会问:“我感到有些耳鸣,你听得见我耳鸣的声音吧?”

病人:听不见。

心理学家:我确实耳鸣得很厉害,你听不见吗?并且再一次轻轻地敲着桌子,这个声音你听见了吗?

病人:听见了。

心理学家:我也听见了。

病人:那么您听见“去死吧,去死吧”这样的声音了吗?

心理学家:听不见。

病人:可是我听得很清楚。

心理学家:是啊。我也能很清楚地听见自己的耳鸣。

在这里我只是简单的写了一下。但是通过这番对话,病人已经知道了有别人听得见的声音和别人听不见的声音,而且他也能理解自己听到的那些声音,心理学家并不能听见,在这里,心理学家并没有去否定他的幻觉。能够做到这样,病人才有可以从幻想中分离出来讲述他的痛苦和烦恼。但是反之,如果否定了他的幻觉,有的人甚至会钻牛角尖。当被别人否定后,这个人就不会再敞开心扉。当然,这就不是一种可以治好的简单的精神分裂症了。还必须住院并使用药物治疗。但是,更重要的是从今以后对他心灵的关怀。

在这里我想强调的并不是有关精神分裂症的治疗。说的更明白一点,我是想告诉大家要关怀病人的心灵,能够抱着请教别人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。虽然患精神分裂症的人大都不愿意与人交流,但他们更需要你抱着请教的态度去和他们交流。因为“一个人的内心只有他自己才了解”。